联系我们

为环境都值得,我比任何时候都珍惜浦江水晶这块牌子

佳之禾水晶厂佳之禾水晶厂 水晶资讯 2018-12-10 386 0

为环境都值得,我比任何时候都珍惜浦江水晶这块牌子

在国内外水晶行业中,为大家所熟知的张必军的身份是浦江华德水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但是这一次在进博会上,他带着世界水晶之都捷克百年品牌“卡普拉”,作为参展商的身份参加了这场盛会。

“我也是从磨珠干起的。”张必军说,他经历过整个行业因为环保转型升级带来的阵痛,正因为亲历有关浦江水晶的发展过程,现在的张必军比任何时候都珍惜浦江水晶这块牌子。

和张必军一样,31岁的市民记者戴晨光同样熟悉磨珠和浦江水晶这些年的变化,他在浦江“东洲水晶”上班。他说,水晶行业转型升级后的浦江企业,如东洲、华德等都站上了世界水晶制造的一级梯队。

浦江浦江水晶这些年的转型和涅槃,两人都深有感触:“所有走过的路,付出的代价都是算数的,都是值得的。”

从磨八角珠开始赚到第一桶金

那时候没想过水晶行业会遭遇风暴

27年前,张必军18岁,跟那个时候很多浦江人一样,他开始磨八角珠。

“那个时候浦江涉足水晶加工业,都谈不上业态,无论小厂还是家庭作坊,都磨珠,就是那种用在灯具上的八角珠。”张必军说磨珠的赚头还算不错,一粒珠能卖一两角,一天一个成人能磨将近200粒。

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浦江水晶加工渐渐出现了小摆件,诸如小狗、小熊和苹果。头脑活络的张必军和几个朋友合作开设了一家小作坊,他主攻销售。

因为常年在上海等大城市跑动,张必军渐渐地接到了一些国外订单,他的水晶制品逐渐和浦江的大路货拉开差距,烛台、摆件以及日用品,因为带着艺术品的气息,这些水晶制品显然要求更高的品质。

2008年,张必军在生意来往中和他的德国客户一拍即合,两人成立了一家中德合资公司“华德水晶”。

那个时候的好多人,包括张必军,都没有想到不久后的一天,他们做的这门生意会给家乡环境带来那么严重的后果。

整个行业的整治给公司带来影响

第一次跟老外商量货期能否往后拖一拖

做外贸生意最重要的除了产品品质还有诚信,对在浦江水晶行业中率先跨出国门的张必军来说,这是他的优点。

但是2015年,他头一回跟老外商量,货期能否往后延一延。

拖延货期的背后是浦江水晶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革。牛奶河,劣Ⅴ类水,浦江上了环保黑名单。2013年,浙江省“五水共治”在浦江打响第一枪。小厂纷纷关停,上规模的厂家搬迁至水晶园区。

华德率先进园区。但是,华德有相当一部分的产品也是发单给其他厂家加工的,而它们中的一些在那场淘汰和重生的战役中没能挺过来。

对于华德来说,面临的就是接到的单子消化不了。

“我没办法,只能去跟老外商量。”要知道,华德那个时候面对的都是美国、欧洲的大客户。

这次拖延对华德的影响可想而知。但是解释开了,说到是浦江以及整个水晶产业在做环保的升级换代,客户也理解。

“环境的整治是值得的,我们给你缓冲期。”

(图说 华德代加工的国外大牌水晶工艺品

环保转型升级带来的阵痛很值得

外国客商现在越来越愿意来浦江浦江

如今在“华德”,有个精美而大气的展示厅,分两个区域,第一个区域是张必军的自主设计的茶具酒具等,第二个区域是他代加工的水晶制品。

在代加工领域,因为早早地和国外合作,华德水晶完全彰显了国际一流水平,无论是头顶美轮美奂的水晶灯,还是那孩童、贵妇的水晶摆件,栩栩如生,哪怕就是一个方方正正敦厚的水晶烟缸,也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纯净和光泽度,这是国际大牌“范思哲”的下单定制。这些都是十年磨一剑的产品。

10年时间,“华德”从年销售额不足1000万元到突破5000万元,从20多人的生产加工型小厂,发展壮大为拥有70多项专利技术、集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和销售于一体的水晶工艺品企业。

2017年9月30日,“华德水晶”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今年4月,华德收购了“卡普拉”。捷克水晶工艺大师来到浦江华德,手把手地把捷克的百年工艺教授给浦江水晶师傅们。

由此,我们看到了那款华美的茅台六件套酒具,和中国传统酒具不同的是,酒杯上有一圈精湛的镶金雕刻。

而因为环保转型升级的阵痛也是值得的,张必军的外国客商以前来浦江都是行色匆匆,折出工厂就上高速,因为他们不愿住在黑臭河、垃圾山的城市里,而转道住义乌或者杭州。“现在不一样了,我带他们住浦江的民宿,他们非常喜欢。”张必军说。

张必军的下一步棋是国内中高端市场的开拓,他要深耕中国传统文化,做有温度有生命力的水晶制品。

华德背后是整个浦江水晶企业的“晶彩”熠熠,小乱差华丽转身高精尖,主要产品除覆盖国内各大中城市外,还远销欧美、中东和东南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图说 张必军设计的蓝莲花茶具)

(结合了捷克水晶工艺的茅台七件套)

水晶和瓷结合的盖碗)

市民记者戴晨光:

我眼中最美的小浦回来了

浦江境内多河,大人们说他们小时候都在河里游泳,但是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浦江的河流是牛奶一般白色的,是黑色的,是人都能够站上去的垃圾山,所以,很久以来我都想象不出“水清沙幼”这个成语的意境。

那是浦江支柱产业水晶带来的代价。

现在不一样了。

我在东洲的展示厅里看到中国的施华洛世奇,这哪是我以前磨过的珠子,分明是一粒粒钻石嘛。

我也参加过浦江水晶玻璃产业博览会,工艺品、灯饰、灯具、琉璃……这些原来都是水晶,都产自浦江浦江的不少企业xian都站上了世界水晶制造的一级梯队。

家乡的水晶光彩夺目,它成了我们亮相给世界的金名片。

除了水晶,我更想带大家看一看我们的浦阳江、壶源江,县城中心的金狮湖,想带大家去看看我的家乡“小浦”变得多么美。

我们的环境也跟之前天壤之别。以前垃圾成堆,黑臭不堪的,现在全县流域水质都可以游泳,治理后的浦阳江2017年就成为国家水利风景区了。原本被人叫成臭湖的金狮湖成了浦江的“城市之眼”。

我的家乡浦江,去年被列入环保部首批46个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名单,如今真的大变样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QQ:914797678 业务联系电话/微信同号:15869286818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
  • 验证码(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