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浦江水晶:不一样的涅槃之路

佳之禾水晶厂佳之禾水晶厂 水晶资讯 2018-12-10 262 0

浦江水晶:不一样的涅槃之路

浦江母亲河浦阳江而上,5平方公里的水源保护区通济桥水库呈现出一派高峡平湖的景观。放在5年前,这是很多浦江人想都想不到的景象,附近“靓松家庭农场”的陈青松跟记者说起这些年浦江的变化,总是情不自禁感慨。

2016年,他的巨峰葡萄成为G20杭州峰会主供葡萄,之后又以每公斤144元的价格成功打入“一带一路”国家新加坡,成为浙江省葡萄出口第一家。陈青松说,他种了十五年葡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甜过。

浦江是浙中大地的明珠,是著名的书画之乡,也是水晶之都。上世纪80年代,勤劳的浦江人寻得了一种新的产业发展,为广州上海等地的灯饰厂做水晶珠当配饰。磨珠成了当时浦江大地各村各家都非常热衷的加工业,然而迅速致富的同时代价沉重——

磨珠产生的水晶废水废渣直接排放入河,浦江全境河流渐成牛奶河,黑臭河,浦阳江成为钱塘江流域污染最严重的支流,出境断面水质连续八年为劣Ⅴ类,浦江也因此连续两年被列为挂牌督办和区域限批县。

怎么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壮士断腕!

2013年,浦阳江畔打响了浙江省“五水共治”的第一枪。以治水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四座水晶园区拔地而起,“园区集聚、统一治污、产业提升”,浦江水晶行业迎来凤凰涅槃。

这一次,我们走进浦江,寻找水晶之都的转型密码。在不断丰富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之间,来看浦江正在进行的这一场生动实践。

壮士断腕:

2.2万家小厂规范到500余家

浙江区域经济的起源都很传奇,浦江有三大产业:水晶、挂锁和绗缝被,其中以水晶最为著名,浦江也被称之为“中国水晶玻璃之都”。

浦江县西北部有个虞宅村,1984年,四位上海师傅来到这里,和乡政府达成协议,在虞宅村筹办浦江县装饰品公司。村里千方百计筹措数万元购置磨珠机,又招了30余人开始磨珠培训,磨出来的珠子供给上海、杭州、广州的灯饰厂。没想到,小小的装饰厂1986年1月投产,一年后居然盈利20余万元,这对于当年贫瘠的乡村经济来说好比放了一颗卫星。

后来,虞宅人走出山区,流向县城,这个难度不高投入简单的生产方式迅速在全县蔓延。

水晶产业就这样从浙中大地浦江这个山区县凭空而起了。

1995年后,水晶灯饰城市场、中国水晶玻璃城和水晶广场以及月泉水晶工业特色园区相继投用。

2003年,浦江水晶玻璃产业从业人数超过3万人,产值超5个亿,浦江成为全国水晶玻璃工艺品的生产基地和原材料集散地,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

到2012年底,浦江水晶玻璃产业拥有工厂和家庭作坊式企业2.2万余家,从业人员20万余人,高峰时期,每天仅发往广东古镇的水晶玻璃产品达300多吨。

这些漂亮的数据底下,却暗潮涌动。

浦江水晶厂“低、小、散”问题严重,2.2万家水晶加工作坊遍布城乡,每天有大量的水晶废水、水晶废渣未经有效处理而直排,导致固废遍地、污水横流。

如今浦江人对那时的水都留有恐怖记忆。“喝?连洗澡都不敢。河流都是雪白雪白的,里面都是水晶渣”,原本山清水秀的浦江成了以环境换经济的反面典型。

2013年,浦阳江畔打响了全省“五水共治”的第一枪。

县委县政府按照省委省政府“以治水为突破口推进转型升级”的要求,对水晶产业开展行业整治,共关停淘汰水晶加工户2.1万余家,淘汰落后机器9.2万台,转移流动人口9.5万人。同时,强势推进水晶产业集聚发展,将大浪淘沙剩下的500余家水晶企业集中到东部、中部、南部和西部四个水晶产业园区,“园区集聚、统一治污、产业提升”。

截至2017年底,全县水晶企业由整治前的2.2余万家大幅减少到500余家;其中规上企业28家,从业人员逾17000人。全行业实现工业总产值50亿元,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14.7%。“晶彩智造,品尚生活”正成为浦江水晶产业的新梦想。

产业升级:痛定思痛,做中国的施华洛世奇

在美轮美奂的浦江水晶主题馆里,浦江水晶产业的跨越被形象地分为四个阶段——“一颗玻璃珠”、“一盏水晶灯”、“一件水晶工艺品”和“一粒钻饰品”。

浦江东洲水晶是“一粒钻饰品”阶段的领军企业。负责人王淑东的老家就是浦江水晶的起源地虞宅。当他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就帮母亲磨珠开始补贴家用。2004年,东洲水晶成立,专注于水晶玻璃的切割。如今在东洲水晶的厂区里,还摆放着数台磨珠机器,从原始的纯手工加工生产到辅助夹具、半机械化到现在的机联网智能车间,这是浦江水晶产业发展的缩影。也正是伴随着这些生产技术的步步提升,东洲也完成了从粗放的玻璃配件制造到品牌水晶饰品、礼品设计生产的转型。

2016年开始,东洲品牌自主设计的饰品已经逐渐亮相海外电商平台,每件100至500元人民币的价格显示出其超高的性价比。

王淑东对2013年开始的行业整治印象深刻,他说浦江水晶走过的弯路每个浦江人都深有体会。如今绿水青山回来了,痛定思痛之后,相信每一个浦江人都会倍加珍惜。

王淑东想开启“工业+旅游”的模式,他想让让大家看看浦江水晶现代化的生产流程、来欣赏浦江水晶从配件到成品的发展历程,让消费者跟水晶文化来一次近距离接触。在如今转型升级后的水晶行业,东洲也已经找好了自己的定位,做中国的施华洛世奇。

绿色发展:凭空而起的电商村和第一个飞出国门的葡萄

绿水清波再次唤回,让浦江人欣喜若狂,也多了一份对于绿色发展的审视。

地处浦南街道的石埠头村是浦江乡村战略的一个奇迹。曾经在明朝时期商贾云集的“浦阳江第一埠”近代随着水路交通衰落,陷入沉寂;而后因为发展水晶加工又使原本充满历史古韵的村庄陷入一片“脏乱差”之中。

2012年,借势“三改一拆”、江南新区开发建设,石埠头村要整体拆迁。

“推倒重来的石埠头到底做什么”,村党委书记黄惟善说,他当时下定决心要改变村貌,改善村民生活。

天天看新闻联播的黄惟善注意到了“互联网+”模式,又考虑到浦江距离义乌小商品市场不过半小时车程,最后大家一致讨论决定,把石埠头村打造成一个电子商务新商埠。

2015年2月7日,浦江第一个电子商务专业村——石埠头村“江南网商园”开园了。全村实现无线网络覆盖,471间新建排屋全都100兆宽带入户,每户设有电梯。

这样的功能设计非常符合网商需要。占地4万多平方米的江南网商园在开园的数月内签约网商便达到152家,就业人数达到1000余人。今年“双11”一天,石埠头村“江南网商园”的网上交易额是7700万元。

黄惟善说,村集体资产由2013年的10万元增长至2018年的2亿元。

尝到因环境改变而搭上产业快车道甜头的又岂止一个石埠头村。陈青松的巨峰葡萄成为G20杭州峰会主供葡萄,又走出国门打入新加坡。陈青松说能进G20,能出国门,那都是经历了一整套反反复复的检测认证,土壤、水质、农药残留,无论哪一条都是一票否决制。

记者问他,做到这些靠什么?

这个淳朴的浦江人想了想后认真回答:“靠技术,靠政策,最重要的还是靠环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QQ:914797678 业务联系电话/微信同号:15869286818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
  • 验证码(必填)